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礦業發展新時期正在開啟

——2019中國國際礦業大會傳來的信號·系列報道之四

2019-10-18 9:45:28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李曉娜

足彩19074期开奖时间 www.yrrdg.com 近年來,世界經濟增速持續減緩,尤其是主要經濟體增速的普遍下降,使得全球礦業發展長期處于底部周期,礦業市場受到明顯影響,大宗礦產品價格激烈振蕩。而伴隨著世界經濟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發展,以及全球治理體系的變革,尤其是新一輪產業革命和技術創新,全球礦業發展的動能支撐正不斷凸顯,高質量發展的基礎也在逐漸累積。

在日前舉行的2019中國國際礦業大會全球礦業形勢論壇上,國內外礦業領域的專家就當前與未來全球礦業發展的形勢與趨勢進行了深入探討,在分析當前全球礦業形勢的同時,也對其呈現出的一些新變化、新趨勢予以關注。

不確定性增加 礦業地位更凸顯

當前,世界經濟風險有所上升,國際貿易投資放緩,?;ぶ饕甯好嬗跋旒喲?,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這體現在,世界各大研究機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上。

今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將2019年和2020年增速分別下調0.1%3.2%3.5%。

從區域上看,當前東亞和南亞國家經濟增速放緩,非洲國家總體上呈現增長態勢,歐佩克國家經濟總體低迷。受到礦產品價格波動影響,重要礦產資源國中,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巴西、俄羅斯、秘魯、智利和南非等經濟也出現波動。由于油價低迷,俄羅斯經濟在連續回升后,2019GDP增速下降。受到銅價低迷的影響,智利、秘魯經濟也表現不佳,而由于鐵礦石價格回升,巴西、澳大利亞經濟增速下滑的局面有些好轉。

“總體上看,2018年下半年以來,受到愈演愈烈的貿易?;ぶ饕宓撓跋?,全球經濟增長明顯放緩。如果這種趨勢不能得到遏制,全球經濟面臨加速下行的巨大風險。”自然資源部信息中心礦產資源研究室主任閆衛東認為,全球礦業發展面臨的更多不確定性,亟需各國采取更具包容性的礦業政策。

澳大利西亞礦業及冶金學會AusIMM表示,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宗商品出口國,比如煤、鐵礦石、鋁土礦等。過去10年,澳大利亞采礦業發展非???,澳大利亞19%的經濟增長都是采礦業帶來的。采礦業對于澳大利亞至關重要,對于中澳關系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非常鼓勵行業間展開對話,要盡可能囊括社會的方方面面。當前的經濟形勢和政治局勢已經影響到了市場和采礦業,需要通過對話,來促進礦業的可持續發展。

不僅在澳大利亞,礦業對于世界各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愈發突出。同期由中國地質調查局全球礦業研究中心、中國礦業報社發布的《全球礦業發展報告2019》顯示,2018年礦業為人類提供了227億噸的能源、金屬和重要非金屬礦產,產值高達5.9萬億美元,相當于全球GDP6.9%。其中,能源礦業產值4.5萬億美元,占世界礦業總產值的76%。

尤其是戰略新興產業領域,關鍵礦產已成為世界各國重塑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手段。美國、歐盟、澳大利亞均出臺了戰略新興產業所需礦產目錄以及相關扶持政策。“其他國家中,剛果(金)頒布實施戰略礦產法案,宣布鈷為戰略礦產,并將其權利金稅率上調為10%,增長三倍。剛果(金)是非洲最大的銅生產國,其鈷產量占世界的60%。巴西也在研究制定戰略礦產目錄,政府曾提出將鈮作為管控礦種之一。今年9月初,印尼政府宣布,從202011日起對鎳礦石實施出口禁令,比原先計劃的要早兩年。”閆衛東介紹稱。

面對錯綜復雜的經濟形勢,深化全球礦業合作、促進礦業高質量發展成為必然。世界各國只有立足共同利益、著眼長遠發展,維護全球貿易多邊機制,加強對話與合作,共同應對風險挑戰,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才能開啟全球礦業高質量發展的巨大引擎。

勘查增速放緩 關鍵礦種受關注

“勘查預算主要取決于礦產品需求,并受融資和并購的影響。今年的基礎建設和勘采活動已逐漸穩定,這有利于實現非常好的勘查采礦趨勢,同時也應該有非常好的預算。我認為今年的勘查開采走勢應該會有一個短期回升。”美國標普全球財智高級分析師馬克·弗格森在《全球礦產勘查趨勢》報告中表示。

據馬克·弗格森介紹,其所在的機構作了一個全球礦產勘查預算的統計,2012年統計數據出現了多個峰值,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整個趨勢出現了增長,并且不同的礦種有不同的變化趨勢。“2019年,礦產開發經營者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有很多消極的、不確定的因素影響了市場,使得價格不斷涌動,出現下降。從整個全球礦產勘查預算來看,無論是大型公司,還是中型、小型企業,每個不同的利益擁有者所關注到的份額都有很大變化。好的時候,擴大份額,不太好的時期,大幅度削減預算,從而持續進行采礦活動。”

標普全球財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發布的“世界礦產勘查趨勢2018”報告顯示,2018年世界礦產勘查投資為101億美元,較上年增長19%。盡管勘查投資還不到2012年創下的210億美元歷史紀錄的一半,但是鉆孔活動超過了2012年,鉆孔數同比增長了14%。草根勘探占整個投資預算的比例創下歷史新低,較上年下降了26%。盡管大型礦業公司在早期勘查項目的投資仍然高于初級勘探公司,但也僅僅占其收入的0.4%,遠遠低于1997年的2%,創歷史新低。馬克·弗格森預計,2019年世界礦產礦產勘查投資將小幅下降,降幅為3%。

“在勘查激勵政策支持下,澳大利亞等國勘查投入繼續增長。隨著勘查投資增長,澳大利亞成為近年來全球勘查熱點地區,特別是在西澳大利亞州、南澳大利亞州和維多利亞州。”閆衛東表示,力拓公司在西澳大利亞州的威努(Winu)銅金礦,必和必拓公司在南澳大利亞州的橡樹壩(Oak dam)銅礦,新峰礦業公司在西澳大利亞州的哈維龍(Havieron)銅礦,斯塔弗利礦業公司在維多利亞州的TG銅礦,RNC公司在西澳大利亞州的貝塔亨特(Beta Hunte)金礦都是近年來少有的重大勘探成果。

據澳大利亞聯邦統計局(ABS)統計,2018年礦產勘查投資為21.84億澳元,較上年增長24%;鉆探進尺為983.3萬米,增長17.6%。2019年上半年,勘查投資額為11.69億美元,同比增長16.1%;鉆探進尺488.8萬米,增長8%。其中,新礦床勘查投資和鉆探進尺分別為4.51億美元和168.3萬米,同比分別增長31.3%5.0%。

在關鍵礦產領域,其勘查投資也出現了明顯的上升變化。“鋰礦和鈷礦受到關注。2019年鋰的預算不斷增加,跟以前相比有很快的增長。2019年出現了很大變化,發現很多公司愿意進行鈷礦的開采了。2019年鈷礦的價格不斷增長,除非有一些其他變化,其增長速度是不斷向上的。”馬克·弗格森表示。

而受提高國內關鍵礦產供應能力政策影響,美國勘查投入大幅上升。據標普統計,2018年美國礦產投資為8.52億美元,創5年來最高水平,較上年增長34.2%。美國的鉆探活動在2018年趨于活躍,一季度創近年同期最高。美國礦產勘探也取得一些進展,其中在內華達州發現該國最大釩礦,另外在該州還發現了福麥勒(Fourmile)金礦。

大會期間,自然資源部發布的《中國礦產資源報告2019》顯示,我國地質勘查投資也進一步回升。2018年,全國地質勘查投資810.30億元,較上年增長3.5%,繼2017年首次回升后繼續回升。其中,油氣礦產地質勘查投資636.58 億元,增長8.9%;非油氣礦產地質勘查投資173.72億元,下降12.4%。

“礦業項目開發投資在經歷連續多年下滑后也將逐步回升,一些沉寂數十年的大型礦業項目即將投入開發,例如位于幾內亞的西芒杜鐵礦、遠東地區的烏多坎銅礦、美國的佩布爾銅礦。” 閆衛東介紹稱。

市場價格波動 供應風險或加大

2019年以來,全球礦產品市場波動劇烈,而地緣沖突、礦山安全事故以及惡劣天氣頻發等非生產性因素使礦產品供應風險增大,從而加劇了礦產品市場的波動性。

對此,閆衛東在《2020年全球礦業展望》報告中進行了介紹與分析——

國際原油和鐵礦石價格劇烈震蕩,多次上演“過山車行情”。2018年國際原油價格較上年大幅攀升,2019年,國際油價總體低迷,震蕩加劇。世界粗鋼產量繼續保持增長態勢。受到今年1月份巴西鐵礦尾礦壩潰決事件以及澳大利亞洪水致使鐵礦石出口中斷的影響,國際鐵礦石價格大幅上漲。

全球有色金屬表現不一。其中,銅、鋁、鉛和鋅等金屬價格低迷。受需求增長以及印度尼西亞原礦禁止出口政策的影響,國際鎳價持續上漲。鎳價從今年初的不到11000美元/噸一路上漲至18000美元/噸以上,漲幅接近80%。

價格波動也影響了重要礦產資源國礦產品出口,變化較大。2018年,巴西鐵礦石出口量和出口額分別為3.94億噸和201億美元,分別較上年的3.84億噸和192億美元增長2.8%4.6%。2018年,智利銅出口額為364億美元,較上年的340億美元增長6.8%。2019年前8個月,巴西鐵礦石出口量2.25億噸,同比下降11.9%;出口額為147億美元,較上年增長17%。同期,智利銅礦出口額為223億美元,較去年下降6.0%。

受到需求增長趨緩以及政策等因素影響,與動力電池相關的礦產品價格持續走低。國際鈷價從2016年初的2.1萬美元漲至20184月的9.4萬美元,此后連續下跌,20198月曾一度跌至2.2萬美元/噸。

“鋼鐵需求在未來將會增長,我們也認為鋼鐵工業將會重新聚焦到高品質發展上,在鋼鐵質量和鋼鐵生產效率上會有一個體現。同時鐵礦石的品位正在下降,這意味著需要更高品質的鐵礦石進行彌補,對于新的較高品位的鐵礦石生產商有一個很大的發展空間。而增加鋼鐵行業成本的外在因素,包括了各種各樣的原因,比如說可持續發展的社會要求。”瑞典原材料咨詢公司高級分析師安東·羅福認為,鐵礦石價格不會走低到幾年前的水平。

德國地學和原材料研究院研究員蘇菲·達姆表示,不同的電池種類對于石墨的消費和生產,是有非常大的影響的。在過去的10年中,石墨市場供給的情況變化是比較劇烈的。我們既需要解決市場的供給情況,還需要考慮到未來的勘探。

2019年整體上表現最好的是以黃金為主的貴金屬資產?;窘鶚艋諍旯鄣牟晃榷ㄐ院筒蝗范ㄐ?,整體上普遍處于下挫狀態。”中銀國際環球商品(英國)國際首席執行官姚磊表示,以銅為例,其在中美貿易爭端開始以來受到了一些影響。從供應方面看,目前市場對于全球銅金礦供應的小幅下滑是達成共識的,各個不同的研究機構對于供給側的變化都有不同的分析,但整體上基本是一個共識。品位、天氣以及供給側(開采方式轉型)等,對于銅金礦的供應是一個很大的影響。銅更大的問題是在需求一側。對于整個銅無論是中國還是國際需求的影響,到底會下滑多大,這是一個很大的未知數。

值得關注的是,全球礦產供求格局也發生了新變化。中國地質調查局國際礦業研究中心發布的《全球礦業發展報告2019》顯示,全球能源消費總體呈現出“三分天下”格局,美國將成為繼中東、俄羅斯以外的重要油氣出口國。而氣候變化則促使全球能源消費結構加速調整,未來,煤炭、石油、天然氣以及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將呈“四分天下”格局。亞洲新興經濟體已成為全球金屬礦產消費中心,2018年中國、印度、東盟等亞洲新興經濟體,鐵、銅、鋁消費全球占比分別為59%、59%61%。而這一變化勢必也將作用于整個礦產品市場,進而平衡于供求關系。

礦企經營好轉 挑戰與機遇并存

從各大研究機構發布的數據看,當前礦業公司的經營狀況正在持續好轉,礦業行業有望迎來10年來最強勁的增長。

普華永道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前40位礦業公司收入達到6830億美元,較上年增長8%;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EBITDA)為1650億美元,增長4%;凈利潤為660億美元,增長2%;向股東派發股息430億美元,創歷史最高水平;并購額達到300億美元,較上年增長137%。2018年底,這40家礦業公司市值總計為7570億美元,同比下降18%;2019430日市值上升為8490億美元。投資570億美元,增長12%,5年來首次增長。

從標普全球財智統計數據看,2006年以來,全球礦業公司并購總體呈現下降趨勢,2016年并購已經降至金融?;鋇乃?,2018年礦業公司并購有所回升。2019年前9個月,金礦公司并購達到148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長一倍。

“現在礦業行業進入了產品的新時期、需求及戰略競爭的新時期。我們看到,其他的國家在經濟增長率上已經在一點點趕超中國了,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意味著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新的時代。”英國CRU中國區的首席執行官約翰遜表示,全球經濟增長力是非常強勁的,我們認為會發生一次周期性降速,而這卻對新時期增長變化產生極大影響。同時,他提醒,中國需要關注自己的海外活動,而不是讓自己國內市場暴露在這些海外市場的風險上。

對此,普華永道公司也認為,全球氣候變化帶來極端天氣,給礦業生產和礦產品貿易帶來挑戰??笠倒疽廊幻媼偎笆?、環境、政治、投資和勞工等方面的不確定因素。為此,礦業公司要加快技術更新,積極參與控制全球變化,主動適應消費者需求。

安永公司則認為,生產率已成為礦業公司過去三年面臨的最大經營風險。為實現生產率持續好轉,礦業公司需要采用端對端的商業轉型,必須采用自動化和信息化技術減少各部門間的集成縫隙,從而避免10%~20%的生產率損失。

此前,德勤全球礦業及金屬行業主管合伙人Phil Hopwood也曾表示,如今的市場環境已與過去完全不同。顛覆與波動已成為常態,而快速發生的變化則為整個行業的適應能力帶來挑戰。在這個新的世界秩序下,如果礦業公司僅僅滿足于當前為產業群創造的價值,將無法獲得人才、投資或產業群的支持??笠倒拘枰徊獎礱髁⒊?,并制定差異化業務模式來創造長期價值。

“在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加劇、大宗礦產品供應不確定性增加的背景下,加強綠色勘探,加快技術革新,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是礦業公司面臨的必然選擇。而世界各國也應加強政策溝通,實行包容性礦業政策。”閆衛東建議。

網站編輯:宮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