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中國礦業報訂閱

中國城鎮化發展創造了世界奇跡

——中國城市發展研究院總規劃師林紀教授談改革開放40年中國城鎮化發展路徑

2019-7-5 9:32:05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劉盼盼

足彩19074期开奖时间 www.yrrdg.com 不久前,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并監督實施的若干意見》提出,國土空間規劃是國家空間發展的指南、可持續發展的空間藍圖,是各類開發?;そㄉ杌疃幕疽讕?。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并監督實施,將主體功能區規劃、土地利用規劃、城鄉規劃等空間規劃融合為統一的國土空間規劃,實現“多規合一”,強化國土空間規劃對各專項規劃的指導和約束作用,是黨中央、國務院做出的重大部署。

未來,國土空間規劃對新時代中國城鎮化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將成為“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及“生態文明建設”等的重要技術支撐。

日前在北京召開的中國國土空間資源?;び肜么蔥賂叻迓厶成?,中國城市發展研究院總規劃師林紀教授為大家詳細介紹了中國改革開放40年城鎮化各個時期的發展和路徑。他說:“回顧中國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改革開放是一次歷史性革命,中國的城鎮化是人類史上的大事件。這40年,中國是全球少有的未出現金融?;途夢;墓?,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對全世界的貢獻越來越大,中國的改革開放和城鎮化進程創造了世界奇跡。”

起步期,城鎮化發展開始復蘇

從1978年到1988年,可以認為是中國城鎮化的“起步期”。

1978年是改革開放的元年。隨后,國家于1979年批準成立了四大經濟特區,即深圳、汕頭、珠海、廈門。在這一時期,起步最早,發展最迅速、最典型的則是深圳。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深圳及深圳速度似乎成了改革開放的代名詞。

“深圳,這個僅有40年歷史的新城,一朝破繭,彷佛飛越千年,成為與北上廣并駕齊驅、代表國家形象的超級城市。”林紀說。作為首個經濟特區,從1980年8月成立后,深圳以“多中心+帶狀組團”的空間發展結構,并在“彈性增長”法則的指引下,使城市空間、人口規模、公共服務、交流網絡、基礎設施等得以有機成長,從而很好地適應了各時期快速發展的需求。深圳的發展不僅是改革開放的重要標志,同時也預示著沉睡多年的中國城鎮化建設開始復蘇,并進入“起步期”。

與此同時,1984年,我國東南沿海地區也開始大力發展,包括14個沿??懦鞘瀉褪著?4個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其中有秦皇島、天津、大連、煙臺、廣州、上海、湛江等。

在改革開放進入10年之際,海南建省,并成為中國最大的經濟特區,國內外為之震動。隨后,一系列的相關政策、規劃等開始出臺。

林紀表示,歷經30年,海南這個曾經的邊陲海島,從經濟特區發展到國際旅游島,再到自由貿易港,實現了完美的蛻變??梢運?,改革開放帶動了中國城鎮化的復蘇,為中國城鎮化的發展插上了翅膀。

起飛期,中心城市帶動周邊發展

1988年到2002年,可以概括為中國城鎮化的“起飛期”。在這一時期,浦東開發、長三角城市群的崛起、西部大開發等成為重要的標志。

林紀表示,1990年,國家正式批復開發浦東新區,上海浦東新區的開發建設標志著我國城鎮化從之前10年的經濟特區建設或者沿海地區建設,開始步入到以中心城市建設并帶動周邊區域發展的一個階段。

據了解,浦東新區的開發是在鄧小平同志的推動下,由中央和國務院正式批準,于1990年4月18日宣告成立,并成為我國首個國家新區。按照當時的規劃,浦東新區的開發分3步走,即開發起步階段、重點開發階段、全面建設階段。

2008年拍攝的浦東陸家嘴金融貿易區全景

為何開發浦東新區?開發浦東新區有什么戰略意義?對此,林紀表示,浦東新區的開發標志著改革開放走向了深化,具有全國性的戰略意義和示范意義。如今,浦東新區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并已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而上海也成為長三角地區社會經濟發展的領頭羊。

此外,林紀還表示,這一時期,首都北京也開始規劃建設如方莊、亞運村和望京等超大項目,每年的建設總量則達到數千萬甚至上億平方米。當時曾有人評價說,真是“一年一個北京城”。

在這一時期,規劃建設方面的另一件大事件就是重慶成為我國第四個中央直轄市,當時劃定的重慶市域總面積約8萬平方千米,總人口超過3000萬人。重慶成為直轄市,是我國經濟從沿海走向內陸的延伸,可以說是一個重要的戰略支點和節點。

1999年,國家提出“西部大開發”戰略,范圍包括四川、云南、貴州、重慶、西藏、新疆、甘肅、內蒙古等12個省、市、自治區,該區域面積大約占全國總面積的71%,人口大約占全國人口的29%。林紀表示,“西部大開發”戰略是我國面向新世紀做出的重大決策,是實現現代化的重要步驟,標志著我國城鎮化發展全面進入“起飛期”。與此同時,像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則開始形成城市群的雛形。

繁榮期,城鎮化版圖發生歷史巨變

從2002年至2012年,中國城鎮化迎來“繁榮期”。京津冀一體化發展研究、東北振興以及天津濱海新區、重慶兩江新區、四川天府新區等國家新區的成立,都讓中國城鎮化的地理版圖發生著歷史性巨變。

林紀表示,2000年前后廣州戰略提出“南拓、北優、東進、西聯”的思路,探索了城市發展方向和路徑,而杭州、寧波等城市則緊隨其后,“戰略規劃”一詞開始浮出水。

而戰略規劃的真正標志則是2003年《北京市空間發展戰略研究》,北京戰略的橫空出世引來全國上下戰略規劃和總體規劃編制的高潮。

其間,針對資源枯竭、產業轉型、地質災害、失業率高企等突出問題,2003年,國家正式提出“東北振興”戰略;2006年,天津濱海新區成立,成為繼上海浦東新區后,國務院批準成立的第二個國家新區。這一時期,國家還提出了一些其他戰略,包括2008年的重慶戰略,確定了以“兩主、兩副、雙基地”為特征的城市空間結構,以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為目標的城市發展方向;2009年的成都戰略,則以建設“世界現代田園城市”為目標,其城市空間結構以“雙核雙環、三帶六區”為特征。至此,我國城鎮化發展進入空前繁榮的十年。

新時代,我國城鎮化再續新征程

從2012年到至今,我國的城鎮化發展開始步入“新時代”。黨的十八大提出“新型城鎮化”戰略,2014年1月,《國家新型城鎮化(2014年~2020年)》出臺,明確了其建設目標、戰略重點和配套機制等。作為國家“新型城鎮化”發展的重要形態,建設“國家級”乃至“世界級的城鎮群”,將成為今后一段時期的重要方向。目前,我國已經開始形成一些具有區域協作特征的“城鎮群”,比較突出的如珠三角城鎮群和長三角城鎮群等。

會上,林紀表示,我國城鎮化進入新時代,多個“國家戰略”先后提出。首先是2013年由習近平總書記倡導的“一帶一路”戰略,即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它契合了沿線國家發展的訴求,對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及我國現代化建設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均有著深遠的意義。

其次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2014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聽取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工作匯報時指出,京津冀協同發展意義重大,要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層面,規劃以建設世界級城鎮群為目標,打破以往各自為政、一畝三分地的發展模式。該戰略將有效疏解北京的非首都職能,并朝著“交通先行、功能互補、空間銜接、資源共享、有機協作”的目標邁進。

再次是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2014年9月,《國務院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長江是貨運量位居全球內河第一的黃金水道,長江通道是我國國土空間開發最重要的東西軸線,在區域發展總體格局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2016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主持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表示,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不搞大開發,努力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生態更優美、交通更順暢、經濟更協調、市場更統一、機制更科學的黃金經濟帶,探索出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子。李克強也曾表示,依托黃金水道建設長江經濟帶,立足改革開放謀劃發展新棋局。

從黨的十八大到黨的十九大的5年里,國家新區則開始集中涌現,其中包括蘭州新區、天府新區、西咸新區、貴安新區、西海岸新區、金普新區、雄安新區等,目前已達到20個,并各自肩負著引領區域發展的重任。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有效推進,中國規劃師也開始承擔境外的規劃設計任務。如2014年7月,中國城市發展研究院承擔了柬埔寨國家旅游特區的總體規劃,成為中國團隊在海外最大的城市規劃項目之一,標志著中國城市規劃發展已走出國門,服務世界。

同時,林紀還表示,2017年3月,國務院提出粵港澳大灣區概念和“9+2”發展規劃,將對標東京灣、紐約灣、舊金山灣等世界級大灣區,成為中國參與全球競爭和“一帶一路”的排頭兵。40年前,這里就曾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先鋒地區”,如今,將再續新的征程。

“40年,中國的城鎮化從南向東、從東到西、從西往北、從北歸南,并逐步走向均衡、合理的發展路徑;40年,我們從起步期、起飛期、繁榮期到新時代;40年,我們的發展從以往的‘快’走向未來的‘好’;我們從深圳啟航,在雄安騰飛。”林紀最后表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