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中國礦業報訂閱

一匹奔走的詩歌之騾

——詩人林漢筠與他的《遇見紅水河》

2019-7-29 9:20:04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劉衛

足彩19074期开奖时间 www.yrrdg.com 與林漢筠同飲一江水長大,非虛構中同居一條街成長,跨過七百五十公里的山山水水(一個現居湖南,一個現居廣東),在泰山腳下與他的詩集《遇見紅水河》相遇。

小時候,我在塘渡口橋頭玩滑板車,憑慣性即可從我家滑到他家門口;成年后,不玩滑板車了,我們在車水馬龍的高鐵站穿梭,可時速高鐵的慣性從未將我們滑到彼此的家門口,彼此相邀坐下來喝一杯茶;不僅僅是距離,還有追尋腳步的差距。1991年開春,縣文化館召開文學創作骨干座談會,我們第一次以詩歌的名義坐在一起暢談詩意人生,可我沒有讀到他的詩,依然淡漠他的存在。人到中年,時間又給了我一個好的契機點,讓我在五岳之尊的泰山腳下,我們再次成為魯院自然班的同學。相逢那天,正好是他五十歲生日。半生之緣,以泰山為證,我們喝了一碗山東的羊肉湯,便把飽滿的鄉情、親情與同學情,在“生命有狹小的相逢”中,在彼此心靈間安放了一條密道,直通詩歌的圣殿。

不用演繹所有的過往,這次我沒有錯過讀他的詩歌。在他的詩中,我讀懂了漢筠的真性情,他的情感浩蕩,他的抒情無邊,他的眼神熟透,他在詩歌的三維空間中,如一匹勤勞的騾子,在詩歌的田野里奔走。

漢筠在當代詩歌界是小有成就的詩人,出了好幾本詩集,《詩刊》雜志更是連續幾年都給他留有一方A4紙寬的園地,他像一只勤勞的蜜蜂,耕耘播種,向世界展示他的詩歌才華。詩人的思想是解放的,詩歌生命時刻準備著新生,新的生命如牛犢,決不拘于日常與傳統,不拘于現實的普通與浪漫的陳舊,詩歌可以不需要層層遞進的故事細節,但是詩人要有突然冒出來的甚至有些唐突的意味與另類思維,個性中彰顯能力。讓蘊藏或者是延伸在讀者潛意識中的一些新生物,從詩歌價值的常規判斷體系中脫離出來,令讀者喜愛或者震撼,增加讀者與詩人的同盟意識,并從自身的富含哲理性的推斷或展望中,建設起讀者與詩人之間精神層次的階梯,解開讀者心靈中的千千之結,這才是一首成功的好詩。

詩歌不反烏托邦,詞句的新穎不僅要架空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形式,更要架空視覺上一時的生動,架空常規思維中的一時主導控制,讓富有前瞻情的烏托邦最大程度地超越詩匠們突然爆發的靈感,穩定地進入詩歌對語言創新的軌道上來,而不是別的什么語言敘述的復制。這是我對是否為好詩的最基本閱讀觀。

他同我講,他馬上就要付莘的詩集《遇見紅水河》,是他在廣西東蘭做文化志愿者時結下的詩歌之緣,他很看重這份緣,他說他的扶貧工作不僅是物質上的,更要是精神上的。

《遇見紅水河》致敬詩人的匠心,林漢筠以自己獨特的眼光,用平穩的創作基調,抒懷一個小鎮、一個村莊、一座山、一塊巖石、一條河……千百年遺留下來的最古老文化的傳承價值,對古老的文化傳承之路的探索,都捕捉到細微與宏大之間碰撞的火花。抒寫一個時代在另一個時代之中,東蘭人民和東蘭山水與詩人情感上的對話,這無異于對詩歌創作是有利的,《遇見紅水河》掀開“地理詞典詩歌”新的創作里程碑。

東蘭,是詩人一生的詩歌精神修養,無疑傾注了詩人最大的心血。漢筠的詩歌寫作之路,不隨人的遷徙而失去詩意的生活在事物中、在思想中的延續性。若要全面挖掘創作中的才華與詩歌精神,唯有創作者的認真與謙卑,便一切釋然于詩中?!?/p>

網站編輯:宮莉